欢迎您访问辣妈网

我把她转让给了另一个男人

2017-11-24 编辑:admin 阅读次数:
  导读:  与她的第一次相遇   我与刘真男就没能幸免。刘真男,是个很有女人味的女人,她与她的父母都希望她是个男的,可惜她不是,所以她成了被我转让的女人。我们相识于秋天的饭店,转让在冬天的床上,迷失在春天的气息里。   她是个饭店的领班,我那天喝醉了打算去厕所偷偷地呕...

  与她的第一次相遇

  我与刘真男就没能幸免。刘真男,是个很有女人味的女人,她与她的父母都希望她是个男的,可惜她不是,所以她成了被我转让的女人。我们相识于秋天的饭店,转让在冬天的床上,迷失在春天的气息里。

  她是个饭店的领班,我那天喝醉了打算去厕所偷偷地呕吐,可是我找不到厕所,饭店人太多,到处是走道,到处是桌子和灯光,我捂着嘴推开了一扇又一扇的木门,我看到的不是贴在墙上的小便池,而是坐在椅子上的人。

  他们惊讶地看着我,偶尔有人问我找谁,我说:“找厕所。”

  就在这个时候我遇到了刘真男,她穿着一身蓝色制服,手拿“大哥大”,她对我说:“厕所,跟我来!”听她这么一说,我晕了,我晕倒在她的怀抱里,吐了她满胸的沸腾鱼。

  一切来得如此突然

  一切来得如此突然,又是那么自然,她对我没有丝毫的怨恨,因为我是她的客人,我对她也没有丝毫的眷恋,因为她只是个领班。

  我记得那天晚上临走的时候,我抓住刘真男的手握个不停,而叶公子则一个劲地跟她说对不起,她一个劲地说没关系,满脸的笑容,很和善。而我总觉得她是在嘲笑我,嘲笑我的愚蠢,嘲笑我竟然把她的乳沟当成了小便池。

  叶公子是我一朋友,南方人,身材魁梧,事业小成,不善言辞,不会喝酒,一见到女人就激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所以一直没有女人喜欢他,所以他的性生活只能依靠娼妓与双手来简单维持。

  虽然我已离婚,但我有着枝繁叶茂的女人缘,这一点让他羡慕不已,他渴望自己有一天能与一位良家妇女发生一起美妙的爱情。

  我总是提醒他,凡是渴望爱情的人都得不到爱情,对女人必须狠一点,做男人不能太肉,该干嘛时就干嘛。他其实早就把我这话当成了他的爱情墓志铭牢牢地记在了心里。

  很少见过这么年轻却又如此成熟的领班

  我很少见过这么年轻却又如此成熟的领班,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勾引饭店里的人。她看起来就像个女强人,通情达理、大度能容,如果不是我吐了她一口,恐怕我不会有机会跟她握手,她也不会有机会进入我的房间。

  所以说,酒这东西还真是个好东西。我总是听人说喝酒壮胆、酒能乱性,看来的确没错,怪不得有些流氓在与女人约会之前要喝上几口白酒,原来都是为了这个。

  肤浅地自慰,可耻地快乐,一个人的孤独,这离我们想要的生活还很遥远。是的,我们说过不谈感情,我们说过女人共享,可谁又能逃脱出卖爱情之后的惩罚。我钟情于性感的内衣与袜子,妩媚的妆容,暧昧的灯光,色情的气氛。

  我时常把自己灌醉,离婚之后的我不再需要爱与被爱。即便如此,我也无法驱逐那可怕的爱情,它会如病毒一样狂妄地滋生于丑陋的心灵,或肉体。  
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您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下一篇:没有了!
联系我们 | 广告服务 | 诚聘英才 | 友情链接 | 版权声明 | 关于我们 | 网站地图
辣妈网 - 时尚潮流辣妈必逛的育儿网站 - 凯娜科技
辣妈网 时尚潮流辣妈必逛的育儿网站 服务QQ:790646582 e-mail:zk8312@163.com
Copyright @ 辣妈网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| 吉ICP备14005127号-2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网友上传,如果无意之中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本站,本站将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。